荒唐的公文"外包"和"文学包装"
2018-12-26 10:15:12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日前,因违规将公文“外包”,湖北省松滋市王家桥镇纪委给予该镇中心卫生院党支部宣传委员陈民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给予时任该院党支部委员、副院长万波兰党内警告处分。

  《湖北日报》的一则报道披露,去年12月,王家桥镇中心卫生院党支部会议一致通过了一项“集体”决议——“请知名作家来撰写工作总结,让卫生院外宣工作上新台阶”。之后,将“东方书院安排知名作家为王家桥镇卫生院撰写党建工作总结、党风廉政建设年终总结、精准扶贫工作年终总结……”等约定条款写进王家桥镇中心卫生院与东方书院共同签署的《宣传业务合同书》中。

  公文“外包”,年终总结搞成“文学创作”,让人感到荒唐之余,也不由得心生警惕。揆诸现实,类似的“外包”“包装”之举,并不罕见,在网上搜索一下便可知。

  对一个地方、部门而言,工作总结是对一个时期以来工作的回顾,是总结经验、推动落实的一个非常必要且重要的方式方法。写好总结并不容易:必须牢牢把握一个“实”字——实事求是地反映工作中的真实情况,既写目标达成了多少,又写哪些地方还不尽如人意;既梳理成绩背后的经验,又剖析问题根子上的原因,把感性认识上升为理性认知,在后续工作中扬长补短。诚然,总结材料写得“精”,能生动反映一个地方、部门的工作成果,但这显然和文学创作不是一回事。请没有实践经验、不参与实际工作的知名作家代笔,这样闭门造车造出来的总结,必然流于形式、浮在面上,必然充斥“正确的废话”“漂亮的空话”“严谨的套话”“违心的假话”。这样的总结,怎能真实准确反映单位工作情况?怎能从中汲取经验教训、指导下一步工作?况且,前述案例中,批量“外包”的还是党建工作总结、党风廉政建设年终总结、精准扶贫工作年终总结等政治属性很强的公文,甚至堂而皇之地写进合同,足以说明其政治意识何其淡漠!

  需要指出的是,一些地方、部门虽然没有如此明目张胆地将公文“外包”或大肆“包装”,但年终总结中“注水”的现象还是比较普遍的。一些领导干部认为,与埋头苦干换来的实打实的成绩相比,纸面上的东西,好做易做,“加个班、写一写、吹一吹”,就可以“出彩”。为了显示“业绩突出”,为了让上级“高看一眼”,于是乎,或从各种“公文模板”东拼西凑,或上网找“万能金句”,甚至不惜重金聘请“枪手”……这些“美图秀秀”的做法,已陷入形式主义的泥沼而不自知。

  反对形式主义、官僚主义,时时处处事事都要“辞旧迎新”,都要把自己摆进去。各级党政机关和广大党员干部不要老盯着“远在天边”的问题和案例,而要从近在眼前的一件件小事做起,从“我”和“我管的一摊”做起,对各种工作总结中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有则改之”“立行立改”。摒弃总结中的抄袭剽窃、东拼西凑、复制粘贴和虚头巴脑、天花乱坠、华而不实,多写实情、多说实话、多谈问题、多想办法,真正有所悟、有所获、知所失、知所向,才是“你自己的东西”,而不是吹出来的“肥皂泡”。(郝思斯)

编辑:王宇霆
  版权所有 中共惠安县纪律检查委员会 惠安县监察委员会网站备案号 闽ICP备16028878号-1
关于我们  网站声明    技术支持:泉州网
江达县 | 西吉县 | 周口市 | 海南省 | 寿光市 | 桐梓县 | 翁牛特旗 | 林西县 | 铅山县 | 丰县 | 阿拉尔市 | 新化县 | 丰镇市 | 福海县 | 衢州市 | 皮山县 | 婺源县 | 平度市 | 郸城县 | 开江县 | 昌邑市 | 富阳市 | 叶城县 | 克什克腾旗 | 屏东县 | 安远县 | 龙口市 | 汝城县 | 东平县 | 怀远县 | 宁海县 | 密云县 | 玛多县 | 监利县 | 高雄县 | 依安县 | 苍山县 | 米易县 | 彝良县 | 崇信县 | 工布江达县 | 交城县 | 巩留县 | 博爱县 | 诸暨市 | 申扎县 | 四子王旗 | 土默特左旗 | 普格县 | 旬阳县 | 留坝县 | 玉溪市 | 江门市 | 七台河市 | 太仆寺旗 | 阿拉尔市 | 利津县 | 库尔勒市 | 柘城县 | 西吉县 | 芜湖市 | 庄浪县 | 张北县 | 阿鲁科尔沁旗 | 定结县 | 蕉岭县 | 连平县 | 陈巴尔虎旗 | 兰西县 | 三原县 | 仪征市 | 德江县 | 满洲里市 | 左贡县 | 迭部县 | 大兴区 | 玉田县 | 伊通 | 镇平县 | 海宁市 | 乐都县 | 临泉县 | 边坝县 | 洪洞县 | 天台县 | 文昌市 | 宜君县 | 咸阳市 | 六盘水市 | 共和县 | 衡阳市 | 康平县 | 田林县 | 磴口县 | 社旗县 | 桐梓县 | 永寿县 | 丰县 | 平昌县 | 蓬莱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