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西洋网上娱乐城 :关于感慨的文章

时间:2018-05-13    阅读:24 次   

  
  篇一:感慨

  面对着繁华复杂的花花世界,一个人悠闲地坐着。突然心中有一种说不清莫名的失落感。我的心灵总是这样轻易的被触景生情,总是这样轻易地被生活蛰伤!看着冬天的寒风年复一年的吹过,如此凄凉,北方的雪年复一年的下着令人们感到罪恶,而我们恍惚间,十九年已飞逝而过,忆往事,物已是人已非,曾经那般亲密的朋友如今都已各奔东西;看着时间一驾而过,而我们曾经像雪一样洁净的心灵如今已是千疮百孔。
  唉,如今何能与昔日相提并论:心情失落,我总是想抒发自己无尽的感慨,总是想倾诉我那一丝丝一缕缕突发的哀愁,睁开眼,却只看见自己落寞的身影。突然发觉自己是那么的孤单,总那样形单影只。心仿佛被刀绞那样的锥心的痛楚,是那般的失落,好想潇洒的放声大哭一场。
  哀愁太多,心灵无法承受时的我,总想用什么来麻木我的心,总幻想没有父母的严管下去感触万物永无休止的更替,总幻想着明年的今天又与我何干。
  冬天是一个冰冷的季节,夜晚死一般的沉寂,万物唔声息,那样的旷寂。面对这些,我怎么会无动于衷?惋惜带给自己不尽的孤独。
  悲观厌世,悲剧人生。
  
  篇二:一点感慨
  整理卫生间,让我啼笑皆非。过后想想,是啊,为什么我老是这样迁就别人,同情别人,结果呢?昨天看了《夏家三千金》,剧里的真真也有同样的感慨:我总是委屈求全,可为什么受伤害的总是我。后来真真变得坚强,成熟,要为自己受到的伤害讨还公道,身边的人却又不赞同。看来生存的法则,还是先下手为强。无论对错。这世界,有谁整天去为他人评判对错。又有多少的评判是正确的呢?更有甚者,去看看历史,真的是成者王败者寇啊,所以说,人们不喜欢眼泪和弱者,往往就是这个道理。
  我不是一个斤斤计较的人,也讨厌斤斤计较的人。可是越深入生活我越发现,至少在中国的现在,这并非是一个好的品质,至少对于要成事者是这样。记得原来看过鲁迅的很多话,有一个问题,虽明白,却不甚了了。现在真有些感悟了,那就是天才和土壤的问题。有时和学生探讨了一些。但我后来发现,至少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的确存在着土壤的问题。记得老早的时候,我就很感慨某书上的一句话:我爱国,谁爱我?现在不太提国家了。但在很多时候仍像我的很多朋友那样感慨:我爱人人,可否有一人爱我?是的,放眼望去。这世上,的确有很多关心自己,爱护自己的良善之人,可是,更多时候,我们更多看到的是他们自己就在痛苦的深渊里挣扎。而那些自私自利,猥琐卑鄙的人却过得多么的痛快,好像这世界所有的幸福快活就是为他们准备的。我不是羡慕他们,也不想憎恨他们,只是想感慨:老天爷原来真的不是很公平的,这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公平的地方,包括人的内心。(中国散文网- 赌神论坛844499com香港王中王站 www.chinahuaxu.com)
  由此,我也想通了,为什么说有些电视剧里讲:有些人装得很恶,其实,并不是真的坏,只是怕受到伤害。是的,在这个世界上,良善之人最容易受伤害,无须质问。就像不能质问为什么天要下雨,地里为什么要长庄稼。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所以聪明的人是不随便施舍自己的同情心的,对为恶者施舍,就是为虎作伥,不是吗?
  原来,原来,我最终明白了,我不是一个聪明的人,至少,我不懂嘚保护自己。总是被别人伤得遍体鳞伤,却还不知所措,这能怪谁呢?是的,有人曾打了这样一个比方:狼的本性就是要吃人的,做为牧羊人,是要诅咒那个狼还是要赶快修好你的羊圈呢?是呀,也许,对狼来讲;牧人的诅咒是他们进餐时最好的伴奏音乐。
  记得看过一部电影叫作《罗马假日》。我心中不胜感慨,也许这么浪漫动人的爱情故事只能在外国。在中国,也许大多数会被操着河南口音的人贩子(我发现电影中的人贩子一般都河南口音)变成一曲悲剧。是呀,中国人,不善浪漫,却多么会制造悲剧呀。所以就有多少人感慨:外国40多岁的女人谈恋爱谈得轰轰烈烈,而中国30岁的女人眼睛就变成了一把刀子,没有练成刀子的就沦为怨妇,极少数的例外,那是不食人间烟火或得遇良人的幸运儿。生活如斯所以就有了慈母多败儿的说法。是呀,想来是有道理的。就连电视剧中,那些总受到别人欺负的女孩,大多数不是因为小时候有一位与人为善的母亲吗?,一方面,母亲的善良,软弱无形中影响了自己,一方面,严格的家教,各个方面的约束早已根深蒂固。所以,母亲一旦不在自己身边或者离世。孩子在难以叵测的世上,真的好比汪洋中的小船,无依无靠,而且真的缺少抵御风暴的能力。不是孩子没有那个资质。真的是从母亲那里得到的从来就是风和日丽,从来不知道什么是暴风骤雨,或者暗流礁石。就像我,一直以为天下的母亲大多会像我的母亲那样克己为人,以为为婆婆者都如我的母亲那样宽仁慈厚。一大堆,不切实际的以为。等到受伤了,伤到骨子里,才明白,一切真的不是我想象。
  当然,也许一切还来得及。可是,健康一旦被摧毁,再想回到以前已经是不可能了。就像那天碰到的一个陌生人讲的那样,我可以不恨任何人,可是我的健康没有了,这是我一生的痛。是的,当我们从痛苦中抬起头,我们可以轻松地说,没有什么,一切还可以从新开始。是啊,事业可以再来,金钱可以再挣。可是健康没有了,到哪里去找,任谁,就怎么可以潇洒得起来。
  如果你埋怨,多了,你就成了祥林嫂。与别人而言,如果不是嘲笑的对象,就是一个可厌者。所以电视中就有皓天问真真:你还是那个善良温柔的真真吗?是啊,善良被欺负,反抗遭质疑。也许,最好的办法就是丢掉良善,至少要把它给予那些值得你给的人。至少,你在给予的同时要有保护自己不受伤害的能力。
  我说的对吗?谁能告诉我?
  
  篇三:母亲的感慨
  与母亲通了一个多小时的电话,她在电话里感慨频多,我想她对于我在这段时间里又有了新的认识。事实上,只要真正接触过我的人,都知道我的性情是怎样。说实话,很难有人摆动得了我的思想,我也不存在对人对事偏帮谁,发生一件事,如果想听取我意见,就要有心理准备分分钟要被我反过头来教育。因为我的看法并不会按照对方思路我应该帮他,思想应该站在他那边,我会很中立很客观的去给予意见,所以一直以来,很多朋友只要困惑了就喜欢找我,他们觉得每次和我谈完会舒畅很多,或者结开了他们的心结。
  母亲在感慨我的为人处事之余,也提及了他人对我的看法,连同她身边的朋友都在竖着拇指夸奖我的口才和做事能力。我认为这并不是重要的,而是母亲终于明白了即便我在家如何看似好吃懒做,袜子都不洗双的人,在外面是个怎样的人。我一直都告诉她,回到家我就喜欢做个小孩,无拘无束的享受疼爱,这不代表我懒惰,而是对着家人本能的反应无须掩饰。做事是一个样,玩乐是一个样,对着朋友又是一个样,对着家人又是一个样,这就是我。别人怎么看我不重要,关键是我自己怎么看待自己。
  我视父母为朋友,能交心,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最拿真心和自己相处的就是他们。我之所以愿意和母亲谈天说地,是因为她够理解我,虽然她是家庭主妇,和社会有一定的距离。但只要凡事跟她明细当中原由,她能懂,最重要的是她会跟着我的思路去想,然后明白我的做法。当然除此之外,还有个更大的原因,她内心最清楚的就是我二十多年来就是个我行我素的人。不管怎么样,阻止和反对都没有意义,与其这样,还不如随我去了。最后就是我即使做了很多匪夷所思的举动,还不足以使人觉得有太大问题,分寸掌握我还是懂的。
  在通话间,母亲始终还是能站在我这边去思考,毕竟她也知道,我不可能被人能灌输进什么思想,更不可能不明事理。相反,我的见解和看法都是属于我个人的,这是我的感官与他人无关。我能坚持自己思想,也能坚持自己立场,这本身就是多年不变的一个特征。如果我是个是非不分的人,或是轻易随人左右的思维,我也不会走到今天,更别提能影响到他人,得到朋友们的信任和尊重。我只想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毕竟活着更多的是自己,而不是别人。无暇顾及太多,等待我的还有更长的路,至于别人怎么看我,那就见仁见智了。因为时间,会证明我是个怎样的人,所谓日久见人心,这是有一定道理的。
  
  篇四:感慨网络
  很难得,最近暂时轮到自己亲自坐在前台值班,有了很多机会坐在电脑前。
  然而,也发现,这个自己最熟悉不过的科技成果——-电脑,又凭空多了许多东西,确切的说,是网络上有了许多新的东西。慢慢的,我有点失落,感觉自己真的跟不上它的速度。
  于是,盯着这个网络世界的窗口发呆,想起很多人,很多事……
  想起数年前初学上网,连开机按钮都要找半天,不知道“硬盘”是何物,不知道“我的电脑”在哪里。当先申请一个Q一Q,拼命的加好友,摸索着键盘,寻找着一个个英文字母,词不达意,语无伦次的说着,侃着。慢慢,热衷于这种不见面的沟通,没有忌讳的交流,随着打字速度的进步,渐渐的,好友列表里少了很多人,有些人把我“抛弃”,自己也再不断“抛弃”别人。
  再慢慢,有了亲密的网络朋友,甚或还有网恋……
  一个从不曾见面,不知道对方姓甚名谁,不知他(她)潇洒抑或猥琐,不知他(她)美貌抑或丑陋,甚至不知道是男是女,然而却能,让我们时时挂怀,刻刻念及,却能告诉他(她)这一生。都不想告诉自己身边人的心事,却能,为等他(她)的一个头像亮起,傻坐到深夜,却能,像初恋一般的期待着每一次虚拟相会,也许,键盘敲打的每一个字符,比任何沟通方式都更加来的畅快,都更加的发自内心,有时,当虚拟的网络再也无法承载这深厚的恋情,就会有离开电脑,走出虚拟的渴望,这种渴望,发展到极至,从网络到现实,也就一步之遥,有些,从此犯了错,甚至回头都来不及,有些,迅速的明白:同一种东西,放在两个环境,却显现了如此之大的差异,即使,再放回它原来的位置,也发现,没了曾经摸样或者感觉,任凭失落蔓延。有些,真的开始演绎爱情神话,然而,最终明白,做好虚拟到现实这一跨越的心理准备,就是那么艰难……
  网络这个东西,诸多人给了它很多恰如其分的描写和述说,我也不用浪费笔墨,班门弄斧,就说说,网络缘分——-
  虚拟的网络,其实也就如现实的社会,你不知道会在哪里遇见谁,无论是知己,至交抑或朋友,遇见了都是缘分,不奢望可以延绵到现实,则不会有网下伤情的失落,所有的感觉,都该美好的开始,再美好的结束,虚拟也好,现实也罢,我们有时仅仅需要的是一个籍口,一个可以诉说,可以畅言的渠道或者对象,建立的信任不容易,建立的契合更不容易,真实的社会是残酷的,残酷到:即使哭,都找不到角落,那么,如果有一个虚拟的听众,可以接纳你所有的伤悲和酸楚,为什么要打破这种默契,一定要归于这个庸俗的真实社会呢?就算,真实的爱,真实的用情,也别,让它蔓延到网下,因为,21世纪的感情,脆弱到不能与现实接轨,更加不用说来自虚拟社区的——网恋。即使恋多么的真,多么的深,在这个虚拟的社会里,你可以用力的爱,用力的恨,毕竟,恋上一个人,是那么的不容易,前提是,有足够的免疫力,不让这轰轰烈烈的爱,葬送在短途末路,可惜的是,这般定力似乎至今仍不多见。再说的彻底一点,食不甘味,夜不思睡,甚至于疯狂恋着的,也许,无非只是一个处于无形的精神,一种灵魂思想,而并非那个血肉俱全的人,也许,爱到至深,真的就能够携手并肩走下网络舞台,走进现实人生,但需要承认,这种概率实在是不可企及,因为,虽距一网之路却相隔千里之外,这其中多少差异,谁能说的清楚?
  其实,除了被网络缠一绵的悱恻不已的网恋之外,我更欣赏知音。知己这种形式的网络情怀,它超越一般好友的界定,凌驾于所谓的网恋之上,往往,不去探究对方更多的信息和资料,不曾关心他(她)是否已婚……,不关心他(她)的身份。地位。收入……,这种感觉不像网恋那般被束缚,被关注,被局限,也许,今生今世都不见得有机会见面。握手,今生今世都不一定知道他(她)的真实姓名。只在某个失意或者惆怅的时刻,点起那个头像,诉说着这满腔哀怨,同时,也随时做好一个忠实听众的准备,我们会为他(她)的哀伤而唏嘘,会为他(她)的开心而欣慰……。。,但我们绝不会如同网恋般,被左右了心情,被控制了思想。
  很欣赏那种,淡淡的,偶尔一声问候,让我们有些许感动,时常一个招呼,给我们些许温暖,忙碌而逐渐炎凉的世态,压抑而背负沉重的现实生活,有这些安慰,足可以让我们明白:就算社会抛弃了你,而在网上,在世界的某个角落,还有一个知己,不在乎你的贫穷和富有,不在乎你的成功和失败,总在某个不经意的时间,就如想当然一般的,给你一如既往的关心,一如既往的问候。或许,某个时间打开Q一Q,我们再也看不到那个头像点亮,再也听不到来自远方,来自网络另一端的亲切,我们也许怅惘,也许失落,但决不伤心,因为,相遇是缘,失去同样是缘,更何况,我们也从不曾拥有。
  顺口说了这么多,我也没想到,哪来这么多的感触,发现,自己想讲的无非也就一句话:
  任何时候,都要分清网络和现实的距离,任何时候,都要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赌神论坛844499com香港王中王站 www.chinahuaxu.com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chinahuaxu.com/sanwen/1361757.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